当前位置:巴彦穗合商贸有限公司社会媒体评“网红医生迷晕自己”:做法不可取,但也测验出公众担心
媒体评“网红医生迷晕自己”:做法不可取,但也测验出公众担心
2023-01-25

抛开该医生的目的和出发点,对相关医学常识的关注其实更具备公共讨论价值。

谍战剧或案情片里用药巾捂住口鼻麻翻受害人,是并不鲜见的桥断,人们权当看戏。但当“佛山23岁新入职女员工酒店内死亡”新闻曝出,剧中情节可能演变为生活中的风险,谁还能心安理得无动于衷?人们有疑问,现代医药中的麻醉药物有无类似功效?一个网红女医生“狠心”拿自己做了一个实验,结果引起了广泛的论战。

前些天,广东佛山一位23岁新入职女员工,被上司带入酒店后当夜死亡,该案引发公众持续关注。其后,警方鉴定书中“七氟烷中毒”的相关结论一经公布,“女孩被下药”“作案手法国内少见”等声音切实引发了大众的担忧。其中,“七氟烷中毒”的细节,能否“一捂就晕”(比如15秒内)更成为部分专业人士争论的焦点。

在此背景下,女医生、博主@妇产科的陈大夫为了证实自己的专业水准,拿七氟烷捂自己,结果是捂了一分钟才晕过去。

实验视频发布后,更大的质疑涌向该女医生。对于其以身试药、迷晕自己之举,有人质疑是否“想红想疯了”。要知道,在微博上,@妇产科的陈大夫可是有200多万粉丝的大V。而且她还被人指出违法了,其后她关闭账号并报警自首,但被警察告知七氟烷并非“管制药品”。

梳理当事医生的实验操作,或许不能算科学严谨。除操作被指不规范之外,之前“一捂就晕”的描述也难免有夸大之辞,此外,考虑到实验中自身的安全保障,以及可能导致的示范效应,都谈不上可取。但纠结于是15秒还是60秒迷晕,究竟有多大意义呢?试想,处心积虑的犯罪预谋者,总会找到“合适”的作案时间和作案空间的,只要他们有相关药物。相比之下,人们更想知道,潜在犯罪者是如何取得这些药物的?这些可能用于犯罪的药物是否安全可控?如果存在法规或管理漏洞,该要如何堵上?

以此看来,抛开涉事医生的目的和出发点,对相关医学常识的科普,其实具备公共价值。这一实验以及围绕实验的争论,放大了一个涉及公众安全的公共话题,让人们由此及彼地关注到身边的潜在风险点。关注麻醉药物的溯源及管理问题,这是大家关心的;如何杜绝管理漏洞(如果有的话),不给犯罪分子可乘之机,也是大家关注的。

事实上,犹如这一实验呈现给公众的,相关话题引起了警察、医生、网友等公众参与争鸣。不断有人从自己的专业角度,或指出实验者的说法不严谨;或聚焦于七氟烷的管控问题。理不辩不明,愈辩愈明,讨论本身就存在一个自我纠偏、让真理脱颖的过程。当不断有各领域的专业人士贡献智慧,谬误才有可能得到澄清,真知才会武装头脑。

根据目前信息,引发23岁女员工死亡和女医生“自麻”实验的七氟烷,属于吸入性麻醉药,不在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目录中,不适用于《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》。虽然并非“管制药品”,但不等于其危害性小,可以忽视。2020年元旦,某医学院一名大五男生利用实习机会,从实习医院手术室偷出七氟烷,带回出租屋给女朋友吸食,最终导致女朋友吸食过量死亡。此次,佛山23岁女员工死亡案,再一次印证了七氟烷的危害性。

类似“非管制”但确有危害性的药品有多少?对于其管制方式是否需要修正、管控其危害?思考和讨论不能止步于网友和专业人士,也需要相关部门更深入地研究判断。毕竟人命关天,堵住漏洞,防微杜渐,方为正道。

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江隐